我要去西藏(七):情系昌都_文史_中国西藏网

我要去西藏(七):情系昌都_文史_中国西藏网
【编者按】值此西南军区十八军成功进藏70周年暨西藏昌都解放70周年之际,我与耄耋之年的母亲怀着对进藏英豪们无比敬重的心境编撰此文,殷切思念那些为了西藏的解放、制作、护卫而献出名贵生命、献出芳华岁月、献出终身、甚至几代人的名贵岁月的全部雪域儿女。五十年代进藏的那些勇士们,虽然他们已大多与世长辞,有的永久长逝在了雪域高原,但他们那种大无畏的打败全部艰难险阻的豪放精力、豪情壮志与雪域高原不朽。他们的这种精力像雪域高原上的格桑花相同盛开、盛开,像雪山之巅的雪莲花相同皎白,像藏族同胞双手捧起的哈达相同纯洁,他们的贡献情怀永久为西藏公民铭记。 图为五十年昌都解委会大楼 图片来历:华西都市报  第三天,总算等到了一辆昌都解委会的轿车,母亲与韩组长他俩搭乘此辆轿车又动身了。轿车风雨兼程,一路波动,穿行在高原峡谷中的康藏公路上,350多公里,足足行进了6个钟头,母亲才总算到了向往已久的藏东重镇——昌都。历经20多天,母亲总算踏上了昌都这片热土,用力呼吸着这座具有厚重前史、民族文明难分难解的藏东榜首城的新鲜空气,领会着它多姿多彩的风情。  为了使母亲愈加全面地了解昌都,韩组长一路上如数家珍地向母亲叙述着:“昌都建城有三百多年的前史,素有‘藏东明珠’‘康巴内地’‘西藏正门’之美称。怒江、澜沧江、金沙江在这里并流。为藏东政治、经济、商业、交易、军事中心,扼青、康、滇、藏交通要冲。风土人情奇光异彩,藏族服饰艳丽夺目,康巴美食心旷神往,牧区草原、康巴风情、寺庙很多、碉楼尽收眼底。”母亲从老家起程,来到藏东雪域重镇昌都,一路上祖国的大好河山就恰似千里秀丽的画卷渐渐打开,令母亲眼花缭乱、兴奋不已……  昌都分工委、昌都公民解放委员会的作业场所开端在刚解放的昌都噶厦总管府,母亲到来时已搬家到了新址。新的作业场所始建于1952年,别离为昌都解委会大楼、将军楼、小礼堂、餐厅等共六栋楼,涣散于大院之内。其间解委会作业大楼是由分工委书记兼解委会主任王其梅将军参加规划并掌管制作,高二层,砖木建构,修建平面布局呈“王”字形,系昌都解放委员会建立后制作的榜首处作业场所。  解委会大院面积很大,大院后边散落着多处彻底用木头制作的平房,房子的款式便是藏式民居的“崩空”式。房子呈方形,正面一扇小窗户,右面一扇门。整体资料满是木材,外面也没上涂料,给人一种原始的天然美感。这些房子往往是四、五间连在一起,一家一间,专供各部分干部家族来省亲日子住宿。有的是解委会部属几个单位合在一块建立一个食堂,供干部员工日常用餐。还有马厩、牦牛棚等。图为当年十八军指战员自己砍木建房子  各单位在解委会作业大楼作业,父亲他们机要交通站在大楼里接近分工委作业室周围的房间作业。分工委上班期间,母亲他们这些家族从来不会到大院前面的大楼邻近散步,因为那是昌都地区的纽带,一般人员是不被答应私行进入的。其时昌都分工委、昌都解委会归于国务院和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双重领导,其重要性显而易见。  在昌都“锅庄”舞无处不在,只需有藏族人,就会有“锅庄”舞。平常大院里静悄悄的,咱们各干各的作业。藏族作业人员占解委会全部作业人员近五分之三,他们喜欢唱歌跳舞。晚饭后,大院就火热起来了,一大群藏族男女手拉手跳起了愉快的“锅庄”舞。他们男女各站一边,拉手成圈,男性穿戴肥壮的筒裤,女子脱开右臂袍袖披于死后,开端欢欣鼓舞。男性动作起伏很大,扩展双臂犹如雄鹰回旋扭转奋飞;女子动作起伏较小,点步转圈有如凤凰摇翅飘动,显现出健美、明快、生动的特色。这个时分,母亲他们常常站在一旁纵情地观看赏识,不时报以火热的喝彩声。有时分,榜首书记王其梅、第二书记苗丕一(1957年春季,从53师师长兼政委任上调到目上一任上)等其他分工委、解委会领导也会驻足观看一瞬间,不时报以快乐、赞赏的目光。  母亲他们这些家族平常闲着没事,就去单位食堂帮着打个下手。其时正赶上分工委、解委会部属单位扩展编制,需求暂时添加有必定文明根底的作业人员,充实到榜首线去。因为母亲在家园是妇救会干部、高小文明程度,申报后经分工委作业室查看查核,母亲被分到了父亲单位,帮忙后勤协理员刘敏杰作业。这样一来,母亲就可以与父亲相同收支作业大楼了。母亲别提有多快乐了,虽然暂时是编外人员,但父亲部分的正式员工——押运员都是通过刀光剑影磨炼出来的,大多数阅历过解放战争,有的甚至阅历过抗日战争。所以,母亲分外爱惜这份来之不易的作业,决计仔细学习业务,多向老同志讨教,尽心尽责把本职作业做好。母亲从此在她人生旅程中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她为自己可以在雪域高原为共产党做这样一份作业而骄傲。现在回想起这段不普通的阅历,母亲都久久不能平静。  在1956年全国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改造高潮中,西藏迎来了一个划时代的日子,4月22日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建立,领导人说话都说到了民主改革问题。西藏工委在履行中心“稳重稳进”的过程中,预备在昌都、日喀则实施民主改革试点。因之接踵而来的是扩展组织添加人员,进行大力宣扬和试点。父亲担任的昌都分工委机要交通站也在扩展之列,由机要交通站扩展为机要交通局,直属昌都分工委领导。在西藏工委电示下,昌都分工委组织部下文录用父亲为机要交通局局长,周孝山为副局长,从1956年10月16日走立刻任。母亲十分清楚地记取机要交通局除了上面说到的几位,还有陶跃忠、王佳廉、唐俊生、韩进先、郑海超等近20多位从事机要交通的同志。    母亲在为父亲前进、作业得到上级领导必定而快乐;一起,因为父亲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而为父亲捏了把汗,暗暗替他忧虑。因为前一阶段,昌都地区江达宗头人、解委会主任齐美发布伙同从金沙江东窜入的暴乱骨干分子在江达开端装备暴乱,掠夺过往军车,掠夺过往公路道班,杀戮解放军零散人员,并有日渐恶化的趋势。跟着昌都地区的局势日趋严重,解放军的部队也赶紧调往昌都。图为修正后的昌都解委会大楼 图片来历:莆田东南网  有一天在解委会小礼堂,昌都分工委召开了紧迫干部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分工委书记王其梅将军、副书记李本信、分工委其他领导、直属各部分首要担任人。在会上王书记作了重要说话,首要讲了其时的局势。大约意思:“现在的局势不容乐观,咱们要时间重视局势的进一步开展,仔细做好自己的作业,牢牢坚守岗位。必定要掌握好民族方针,作业不能冒进,要进一步做好藏族同胞的作业。”图为父亲在昌都分工委机要交通局局长任上  会后,父亲与周副局长立刻回到局里,当即召局面整体紧迫会议,传达上级指示精力。那次会议母亲也参加了,会议气氛很严重。在会上父亲和周副局长都别离讲了话,特别强调:“现在昌都局势十分严重,叛匪经常出没,时间要挟着咱们的安全。自从站改局后咱们的使命更重了,不光要做好局里的作业,还得留意沿线各点站的作业联接。往后咱们外出履行使命,要以小组为单位,带足子弹,动身前天晚上必须仔细查看武器装备,不能出半点疏忽。不然,不光完不成使命,还或许丢掉性命。并且,在危殆时间,宁可献身自己,也要保住机要文件,肯定不能落到叛匪手里。”  在昌都的日日夜夜,母亲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每时每刻忧虑着父亲与他战友们的安危。父亲他们每次外出履行使命便把母亲挂念的心带走了,每次少则5、6天,多则半个月才干回来。父亲他们每次远行履行使命,一组4到5个人,骑着马,带着机要文件,赶着拖着邮件驮子的牦牛艰难行进在昌都几百公里的雪域高原上、穿行在崇山峻岭之间,跨过湍急飞跃的大江大河,一起还要战胜高原缺氧等常人不可思议的困难。  在母亲眼里,父亲他们便是一支不穿戎衣的特别的革命队伍,在履行使命途中,经常是叛匪、流寇突击的方针。但是,他们不怕困难,不怕献身,灵敏机敏地与叛匪斡旋,誓死用生命保护着党的机要文件。他们不光传送机要文件,有时还要穿越叛匪封闭区,把上级的指示、指令、文件带进去,再冒着生命危险在刀光剑影中把里边被困同志的音讯带回来,及时上报上级领导。在母亲心中,他们无愧为是藏东雪域高原上的雄鹰,奔驰在雪域天路的信使。  母亲常想:“人类前史便是一条飞跃不息的长河,既有金沙江的波澜壮阔,又有大渡河的吼怒,既有雅鲁藏布江罕见的文静,又有怒江的滚滚浊浪。只要经得起冲刷,经得起碰击的人物,才干成为真真的英豪。遭受危机不可怕,重要的是坚持、挺住、抗住。无怨无悔扎根雪域高原的十八军指战员,以及在雪域高原上甘洒热血、贡献芳华的仁人志士、甚至长逝于雪域高原的勇士们、至今还坚守在雪域高原的一代又一代雪域儿女们便是阅历无数次摔打、冲刷、碰击,但仍然耸峙不倒、安如磐石的英豪。”  母亲虽然在昌都解委会大院作业了不到两年,但在这段时间短的峥嵘岁月中,母亲见证了昌都的蓬勃开展、见证了西藏的夸姣前景。虽然其时昌都地区有些当地的反抗上层在国外反华实力的挑唆和支持下,不满民主改革,伙同国民党剩余反抗实力发起了部分暴乱。但是母亲深信西藏昌都现在呈现的困难境况是暂时,终究会被滚滚前史的激流清洗而去,迎来的是在党的光芒照射下的昌都汉藏公民的大团结,迎来的是西藏农奴大解放、从此翻身当家作主。  为了安稳西藏的局势,党中心审时度势,英明而决断地采取了坚决有力的办法,提出了“六年不改”的方针方针。西藏工委、昌都分工委在党中心直接领导下,坚持不懈地履行党中心的指示精力,提出“恰当缩短,稳固进步,稳步前进”的方针,人员、组织、财务等的“大下马”和组织紧缩。大批汉族干部、员工内调,一部分藏族干部精简,新参加作业的3400名藏族青年被送到在内地建立的西藏公学、西藏团校学习、训练。当地作业只保存3700人,总计削减员额4.5万余人。  1957年7月的一天,母亲呼应党中心提出的西藏民主改革方针,在昌都分工委机要交通局安排下,有条有理地移交了手头的作业,在局里干部唐俊生的陪护下踏上了回内地的旅程。母亲怀着依依不舍的心境,依依惜别了父亲、搭档,走出了昌都解委会大院。母亲带走的是仍在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女儿、对父亲的无限挂念,对咱们火相同的作业热心的夸姣形象、往昔解委会大院温馨的欢声笑语、愉快的“锅庄”舞美丽的舞姿和歌声、强巴林寺动听的钟声……留下的是在昌都斗争的脚印,是对雪域高原永久割舍不下的深深留恋之情。  韶光飞逝,斗转星移。70年光辉如歌的峥嵘岁月早已融入到了雪域高原大地,融入到了雪域高原的雪山大江、融入到了与珠穆朗玛峰齐天的世界天穹,跟着飞跃不息的雅鲁藏布江水滚滚向前,络绎不绝……(我国西藏网 文/于雁军)